可符香=克夫相=卡夫卡 教主圣明❤
brony/大友/AT死粉/2.5次元/作/垂死/不务正业

黑泥

可能太累了。今天很虚弱。
本来没有什么事情,上课,随便听听,讲得挺好,观点自成一派与我也没什么干系,说mind是最重要的也没什么错,比前一次的那位讲好多了,前前次混乱的那位也不行。然后听完下课准备回去,不想说话,很虚弱,来了个同学,一直很,怎么说呢,那种会自己和自己努力搏斗,抗争不知道什么方向释加了压力的人。上来就缠住了,本来我想去取钱,然后买一点点,然后安安静静吸完,不说话,不听人说话,安安静静在阳台坐一会回来继续疲劳地做该做的事情。他说,这个讲座听得他完全听不下去。我说我觉得还好。他说,他有节三个小时的德语课都没有去上来听这个。我想,这个是必修课吧,而且讲课的中间说大家要走也可以。他说,感觉浪费时间,很不值。说,根本就在瞎讲,埃及到希腊到罗马说做法是一样的,这怎么可能是一样的,罗马是完全不一样的根本不是梁板柱了。我说,嗯就是有拱咯。他说,不是有拱了是完全不一样的。
不行我,我就算写都觉得很累。剩下还有很多很多我写不动了。我不知道这和我有什么关系,甚至和那位讲课的说的有什么关系。他只是引述了perret说的不怎么正确的话,然后转身还是说perret的不是。同学也是说perret的不怎么正确,说罗马的拱有两种,说混凝土的受力理想不应该是梁板柱,可是他们这不就说到一块去了吗为什么莫名其妙还要说讲得不好。
很累,一边听还要一边回话,同学没有去德语课不爽也不是我害的。为什么要和我反反复复讲这次来得不值,这次听得很不爽,这次本来该去德语课。
我顶着张死人脸气息虚弱地回话。
我。
他很激动。他需要,需要很多很多的信息来和他搏斗。
我也没和同学多么好为什么要找我塞这堆乱七八糟的。
本来这种事情也不会,就觉得受不了。
可以假笑着。
本来走得快一点可以吸着一点点坐在窗台上。
可以在两个小时前就休息好开始。
不会现在,打字都。
哈。
好像崩溃了。
您的windows。
您。
您好像。

评论

© 风浦教主万岁万岁万万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