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符香=克夫相=卡夫卡 教主圣明❤
brony/大友/AT死粉/2.5次元/作/垂死/不务正业

非机密信件文献互证

亲爱的妈妈:

    近来可好?

    我有一份新工作了,在东方,离森林二十公里开外。但是我不能透露任何一点消息。这又是一份绝密的工作。您知道,这种信息对您是有害无利的,所以我从来没有说过我在大西洋壁垒工作,也从来不告诉您我在海牙奔走的这些那些。但凡涉及这些问题,不单单是工作的内容,连办公室地点也是绝密的。我们家的传统,守口如瓶。

    为了您能回信我把新地址抄在信封背面了。

    新的工作每天有一日三餐,还有不少薪水。因此不要再给我寄钱了,特别是您最近还往上一个地址寄,他们再转寄给我的时候款项就抽得所剩无几了。新的老板昏昏沉沉又生性多疑,事情不外乎帮他打打电文,通知莫斯科这样那样的琐事,购置肥皂和土豆,给他的下线列又长又无用的名单,里面好多人都死了失踪了我早就知道。这老头和所有老年人一样,讲起外语口齿越来越不清楚,一旦注意涣散就让俄国乡音占据上风。我听不清他在说什么,就随便乱写,给生平事迹添油加醋也不失为乐趣。偶尔也会被发现拼错名字,但是我可不能认错丢了饭碗,只好时不时弄坏打字机的一个键。

    总得来说这里挺轻松的,虽然他执着地猜疑我是个叶卡捷琳娜堡出身的肃反委员会成员,还逼迫我吃蛋黄,禁止我吃中国豆,没收我带的荷兰小木鞋,成天劝我同天父和解好承认自己没有尼德兰血统。俄国人总是有些妄想症,不能怪他们,他们喝了太多酒,读了太多陀思妥耶夫斯基,还总是在冰天雪地里目睹圣母像从空中飞过。这里没有电动的档案柜了。那种档案柜,我以前拍过照给您,您还记得吗?在柏林的时候,只要按下电钮就会有档案送出来。那真是世界上最好的发明!但这里都没有啦,我得把文件一张张从到处找出来按照首字母排序,第二天他又会弄乱塞进上锁的密码箱里。我每天忙完白天的工作,到晚上还要去撬开箱子把档案重新理好放回书架。可再到白天一切又恢复原状。怎么,妈妈,男人真是邋遢!自己塞得到处都是,他还一大早就端着咖啡怀疑地盯着我看,难不成是我弄乱了又锁起来好让他拿不着的?

    新的老板眉头紧皱,管这管那的,每周还定时出门散步,造访我爱乱吐口香糖的所有地方。他们的道德观这么强吗,要延伸到自己的打字文员上?对了妈妈,不要责备我,我也是个老姑娘了,吃口香糖是不多的爱好了。他不喜欢我开他玩笑也不喜欢我送他有时候散步捡到的小东西,倒是时不时送我一些礼物,胶卷呀录音带呀影印文件呀航拍照片呀,有时候是无伤大雅的挂着他照片的假护照。都塞在牛皮纸袋里,还嘱咐我一定好好存起来不要打开看。老人呀,以为每天都是平安夜,要把礼物留到圣诞才能开。好在他还没有患上痴呆并发出空间认知障碍,我就不必亲自给他拿东西,只要抬头微笑张大眼睛告诉他是在柜子右边的第几个左边的哪一层就好。不像上一位少爷,左右不分,简直能把手套戴反。我有时候说起那些德国小少爷们的事情,贫穷如洗的生活,他听上五分钟一定会皱起眉头劝我不要胡编乱造。

    我在这边生活也过得去,有书看(常常被剪丢了几个字),也有杂志(乱七八糟),还有收音机,打开来都是摩斯码和俄语。我修了修,现在能听这儿的朗读节目和音乐电台了。

    请千万不要问我工作相关的任何问题!这是有违保密条例的。

    您知道我过得顺利平安就好了。

又:请不要再询问东线的战事了妈妈!战争已经结束很久了!

爱你。

(今天是几号?)

伊蕾内.J

评论(2)
热度(2)

© 风浦教主万岁万岁万万岁 | Powered by LOFTER